6月9日,北京市環保局,工作人員在樓頂採集大氣樣本。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北京解析報告
  近日,石家莊、天津上交霧霾源解析報告,成為繼4月份北京公佈霧霾源解析結果後第二批上交報告城市,記者從環保部獲悉,石家莊、天津的源解析報告將待國家批准後對外公佈。
  根據部署,今年年內,除拉薩外的30個省會城市以及5個計劃單列市都需公佈源解析的初步或階段性報告。河北多市雖未被強制要求,也在積極開展霧霾源解析工作。
  環保部監測司表示,下一步將在各城市公佈源解析基礎上,展開區域源解析工作。
  北京市環境監測總站的七層綜合大樓內,幾乎每一層都有實驗室用來追溯霧霾來源,一些水樣則被移出實驗室,擱置在走廊上。工作人員稱,自從去年開始展開大規模的霧霾源解析專項課題之後,工作重點都放在了霧霾源解析上。
  何為霧霾源解析?
  採樣分析反推出污染源
  “霧霾源解析”是目前中國重點城市的環保部門最熱門的工作詞彙,全稱叫“大氣顆粒物來源解析”,簡單來說,就是對採集到的大氣顆粒物的成分進行分析,反推出到底哪些污染源造成了霧霾污染。
  今年4月16日,北京正式發佈了PM2.5來源解析報告,其中,區域傳輸貢獻約占28%-36%,本地污染貢獻中,機動車、燃煤、工業生產和揚塵分別占了31.1%、22.4%、18.1%和14.3%,餐飲、汽車修理、畜禽養殖、建築塗裝等其他排放約占PM2.5的14.1%。
  環保部監測司副巡視員劉舒生介紹,去年開始,全國環保系統開展了第一階段大氣顆粒物源解析的安排,根據部署,要求今年6月底前,北京、石家莊、天津三個城市首先公佈源解析結果,今年年底前,除拉薩之外的30個省會城市,外加寧波、青島、廈門、深圳和大連5個計劃單列市,共35個城市需公佈源解析結果。
  劉舒生近期頻繁在天津、石家莊等地開會,他表示,目前,天津和石家莊已完成並上報了源解析報告,由環保部、中科院和工程院三家建立的聯合工作評審小組對報告做了預審,待國家批准後,將對外進行發佈。
  源解析怎麼做?
  “精密手術”得到兩張餅圖
  對於公眾而言,最後發佈的源解析結果主要是兩個餅圖,PM2.5成分百分比餅圖和PM2.5來源比例的餅圖,而對於環保部門和科學家來說,得到結果的過程就如同醫生做手術一般,工作量大,且不允許失誤。
  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綜合大樓內,數個實驗室可檢測採集到樣品的PM2.5成分,這些大部分為自動化的儀器,有著像家用洗衣機、微波爐一樣的“Start”按鈕,而工作人員則穿著白大褂,拿著鑷子,像外科手術一樣精準地操作著各種程序。
  雖然是自動化的儀器,但要分析PM2.5成分,卻遠不像按“Start”鍵那麼簡單。
  重金屬組分分析儀器里,可以擱60個“杯子”,每個“杯子”中帶有一張採樣膜,工作人員將樣品分批檢測,每次集體檢測10個樣品。機器預熱兩小時後,激光照射14分鐘,這10個代表10天的樣品中重金屬含量就會得出。每做一批分析,只能做6個樣品,耗時近兩小時。
  過去一年,北京在全市布了11個採樣點,工作人員每天都要取樣。目前北京市的源解析轉為常規例行化工作,從位於該大樓樓頂採樣點取樣,每天白天晚上採兩次。
  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的工作人員介紹,先採樣,然後對不同膜進行分析,得出PM2.5的組分後,這就得出不同污染物的濃度,成為結果中的“PM2.5主要成分質量百分比”的餅圖。
  之後,還要將這些濃度數據放入受體模型的驗算公式中,通過數模計算,最後反推出不同污染來源的不同比例,這就成為第二張餅圖,即PM2.5來源綜合解析結果。
  源解析有何用?
  尋找“元凶”有助減排決策
  負責天津和石家莊源解析研究工作的南開大學國家環境保護城市環境顆粒物污染防治重點實驗室主任馮銀廠說,源解析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工程,需要根據不同的目的設計出不同的研究方案,整體研究系列有多個層次,結合了多種方法,最終才能準確知道城市污染的來源,也正因為其複雜性和系統性,其結果也可以認為是最權威的,並能為政府減排決策奠定基礎。
  但並非每個城市都必須做源解析,“全國來講,主要就是燃煤、工業、揚塵和機動車四種主要來源。”劉舒生說,對於有的城市來說,即使不做源解析,也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兒。
  “頭戴三尺帽,怎麼削都沒有問題,不會傷到腦袋。”他打比方說,如石家莊,有大量水泥廠、建材廠和工地,對這些污染來源重點治理是絕對沒問題的,並非要等到源解析結果出來才能進行治理。
  但反過來,劉舒生說,源解析的一個好處是可以對治理的效果進行評估,“你要把工廠、燃煤削了一半,我可以用源解析回過頭來看看這樣做到底效果好不好,是否最經濟。”
  從北京的源解析結果可清晰看出,北京市郊區的4000萬噸散燒煤對空氣質量的影響很大,“治理散燒煤,是效果最大,也是最經濟的做法”,劉舒生說。
  馮銀廠也表示,即使是污染源較為清楚的城市,也需要做源解析,比如對京津冀來說,都知道削減燃煤很重要,“但問題在於削減哪種燃煤,是老電廠換成燃氣呢,還是散煤削減,這完全不一樣。”
  而對於一些減排已到一定程度城市來說,則更需用源解析的工具來尋找污染的“元凶”。劉舒生介紹,犯罪現場通過指紋、血液DNA等唯一特征可以追溯到犯罪嫌疑人,源解析同樣可以通過不同燃煤、揚塵的唯一特征物追溯到具體的污染來源。
  參與廣州市源解析工作的中科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研究員王新明做了一個比喻,“就像打仗一樣,以前就像大的運動戰,知道哪兒是敵人,上去迎戰就可以了,現在污染減少了之後,不知道敵人在哪兒了,變成打巷戰了。這就需要更精確的方式尋找敵人。”
  作為很可能成為我國最先實現空氣質量達標的珠三角城市廣州,經過多年減排和結構轉型,灰霾天已經從200天左右減少到60天左右,但大氣顆粒物濃度近些年濃度下降速度變慢了,“距離達標越近,越難治理,”王新明說。
  “源解析是至關重要的基礎性環節,你要打敵人,拿著再好的槍,不知道敵人在哪兒也沒法打。”馮銀廠說。
  下一步做什麼?
  開展區域性源解析工作
  參與津石源解析論證會的環科院副院長柴發合近期頻繁前往河北省城市,他介紹,儘管環保部並沒有強制部署,但保定、滄州、秦皇島、邢台等河北省城市也在積極開展源解析工作。
  源解析工作需要大量人力、財力和物力。北京市環境監測總站進口的一臺重金屬分析儀器高達數百萬元,每周需要採樣數次進行分析,每做一個樣品分析需要花費數萬元,這樣的研究周期至少要持續一年。據記者瞭解,石家莊和天津在源解析工作上也花費了數百萬元。
  一般的地方環保部門很難有足夠的財力、人力進行源解析工作,此外,地方環保部門也缺乏足夠的技術。目前,各地環保部門大多採取和科研機構合作的方式進行源解析,大體由環保部門負責採樣,科研單位進行分析。
  相關官員表示,地方政府熱衷開展源解析工作,一方面是為瞭解污染來源以進行相應減排治理,另一方面,也有如受區域傳輸影響較大的話,在最終考核未通過時多個理由解釋的考慮。
  正因如此,源解析的專家論證會也會請外地專家參加,如北京市的源解析報告評審,邀請了河北或天津的專家參與,這樣,可以對源解析報告,特別是區域傳輸的內容進行把關、制衡,以防地方誇大了區域傳輸的影響。
  記者瞭解到,初步估算,石家莊和天津的區域傳輸受影響比例在20%到30%左右。
  劉舒生表示,源解析不光只能可以單獨一個城市做,也可以在區域層面進行。
  他表示,下一步工作中,也將開展區域性的源解析工作,如聯合中科院和工程院的專家,綜合開展針對京津冀區域的源解析,以更為科學地掌握區域傳輸的問題,以便於各地更好地開展減排,併為生態補償提供依據。
  本版稿件/新京報記者 金煜
(原標題:年內35城市將公佈霧霾“元凶”)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Mt Everest

cvcngn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